<pre id="west3"><label id="west3"><menu id="west3"></menu></label></pre>
        <big id="west3"><strike id="west3"></strike></big><acronym id="west3"><strong id="west3"></strong></acronym>

        <p id="west3"></p>
        1. 工業地產,產業地產網!
          全國
          [切換城市]
          首頁>訪談故事>王石謝幕:他的“斗爭”與他的時代

          王石謝幕:他的“斗爭”與他的時代

          免費投稿 阿力士招商網 2017/6/21 來源:騰訊財經 作者: 劉利平 瀏覽:2181次

          34年前,王石只身從廣州南下深圳,第二年建立萬科前身企業,34年后,66歲,他從萬科退休。

          2017年6月21日,這天一早,王石在自己的朋友圈發了一張自己攀登珠峰時郁亮專程來探望的合影。配文宣布“萬科公告了新一屆董事會成員候選名單。我在醞釀董事會換屆時,已決定不再作為萬科董事被提名”。從當初我們放棄股權的那一刻起,萬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為一個集體的作品,成為我們共同的驕傲。

          在此前的近半年,他周轉于世界各地,忙于慈善與賽艇。

          萬科亦公告稱,已收到深圳地鐵關于萬科下一屆董事會名單,提議增加董事會換屆臨時提案,擬提名郁亮、林茂德、肖民、陳賢軍、孫盛典、王文金、張旭為第十八屆董事會非獨立董事候選人,提名康典、劉姝威、吳嘉寧、李強為第十八屆董事會獨立董事候選人,提名解凍、鄭英為萬科第九屆監事會非職工代表監事候選人。萬科本屆董事會已通過這一決議。

          若再無意外,萬科自此完成這家企業成立以來的第一次掌舵人交替。

          “主人翁”

          26年過后,陽光100集團行政總裁林少洲依然清楚記得與王石的第一次見面,他說“那個眼神跟刀子似的”,“坐下來一聲不吭,翹著腿,上來就跟你斗眼”。林少洲曾在萬科工作10年,官至萬科北京公司總經理。

          “有時候他會一言不發盯你20分鐘,他就想通過這個搞清楚、甄別這個人是好人、還是壞人,是想要害我的人,還是有什么其他動機”。

          那是1991年,王石40歲,彼時,在深圳市羅湖區和平路50號那座灰紅色的萬科三層總部大樓里,他被稱作“王老虎”。剛剛結束一段11個月的鐵窗生活,他連寫字都會微微顫抖,但滿身的“尖刺”依然鋒利無比,“特別兇、特別威風凜凜”。

          出身于軍人家庭,父親王輝,系新中國開國上將王震領導三五九旅時級別較高的下屬,母親是游牧民族錫伯族,在往后,王石常將自己“野性的精神”歸因于此。

          王石建立并掌舵至今的萬科,從貿易起家,經銷科教儀器、也曾一度拍過電影、甚至以經營商業零售與飲料為主業,1988年才在深圳拍得第一宗地塊得以進入地產行業,并在隨后最終以房地產作為主業,2012年,萬科成為全球銷售金額最多的房地產開發商。

          那些年代隨同王石一起創業征戰的萬科元老們眼里,王石做企業不求財,但就是要做一把手,“其實他的事業起點是很高的,他就是想有自己的舞臺,自己的天地,他要說了算,而且還想通過這條路去證明他自己“,林少洲說“可能他不想老是被別人介紹說這是王什么的女婿”。

          1984年9月,在深圳建設路1號,深圳現代科教儀器展銷中心建立開張,王石任經理,這也是萬科的前身,主要業務是從香港進貨,向內地倒賣攝像機、投影機等教學器材。這一年,在首都北京,柳傳志和幾個技術男創立了他的聯想集團,在黃海之濱青島,張瑞敏野心勃勃的將一家瀕臨倒閉的集體小廠改名海爾。

          但是,在深圳,王石創立并擔任一把手的這家貿易企業幾乎全部業務都要倚仗于名義上的母公司、當時在深圳官商一體的最大國有企業“深圳特區發展公司”(后簡稱“深特發”)。

          “資金是他自己找來的,他只是掛了一個紅色的帽子,就掛了一個(深特發)名字,登記的時候寫的國營企業,然后就完了,你姓成了別家的姓就別想改了,你身份證是這么寫的”,一位早年亦曾在萬科工作過的人士向騰訊財經回憶。

          直到1987年12月1日,一場在深圳會堂舉行的國土有償使用權拍賣會進入了王石的視野,一家房地產公司以525萬元的最高價獲得了一塊8588平方米土地的使用權。這是改革開放以來中國土地使用權的“第一拍”。

          第二年,王石即親自到場舉牌,萬科以當時2000萬元的天價在深圳拍得威登別墅地塊,正式進入房地產行業。

          但直至1991年,論體量,那時候的萬科在深圳本地都不算什么亮眼企業,而卻吸引了諸多北大、清華、復旦的“高材生”,他們頗有情懷,不論專業出身,只要愿意,在萬科均被一概錄取,而王石亦給他們足夠的空間“指點江山”。

          “王石特別有那種主人翁的精神,經常講話就像很多跟國家領導人講話似的,不像一個商人和老板,他喜歡站在國家和政治的層面講問題”,林少洲說,“其實跟他的出身有很大的關系,不過很多人不了解?!笔煜に娜苏f,他的“主人翁”意識是因革命家庭給他帶來的“紅色血統”。

          當時已在中國東北城市大連地產行業已顯山露水、后來榮居中國首富的王健林說“萬科我什么都不服,就服敢用人,二十多歲,就敢用作一方諸侯,在萬達起碼三十多歲我們才敢這么用”。

          “他很放權,他對下面的人特別信任,用人特別大膽,用誰,就把權力給你,他很敢信任,這是王石身上特別突出的一個特點”,林少洲說。

          上述早年在萬科工作過的人士說,雖然當時萬科是深圳交易所第二家上市公司,但是上市后股價曾長期跌破發行價,開個股東大會,董事會成員們得先想好小股東鬧場子了從哪個門撤出去。

          但是,林也提到王石對人的出身很敏感,這是他跟當時其他深圳草根企業家的區別,“不管你是北大來的還是什么,他對你的學歷很敏感”。

          他最在意的“名”

          像一頭發怒的獅子,隨時擺開陣勢和對手撕咬個你死我活,在萬科早年的那些員工眼中,不被“王老虎”撕的只有一群人:那些在《萬科周刊》上寫些酸溜溜文章的書生們。

          一位早年曾在萬科做會議記錄、后來成為萬科一方“諸侯”的萬科原高管回憶,在1995年,脾氣有所收斂的王石唯一一次在總經理辦公會上跳起來拍桌子、發脾氣的是因為《萬科》周刊。

          這家萬科內部刊物在當時已創辦三年,在隨后的很多年中,直至今日,它仍是萬科文化的最重要載體,幾任主編在往后都成為了萬科重要高管,比如后來履任萬科集團高級副總裁的丁長峰、北京萬科總經理林少洲。

          這位人士描述,在這次總經理辦公會上,時任萬科常務副總經理突然發難,批判《萬科》周刊,他直言“我們是一個企業,辦這些酸溜溜的東西干什么?能當飯吃嗎?每天花這么多錢,養這么多文人、酸秀才在這里干嗎?!”,其他兩位副總經理點頭贊同附和。

          未料想,王石一聽怒發沖冠,拍著桌子站起來,“我在他身邊當時4年了,我從來沒見過他拍桌子,即使討論幾個億的擔保怎么收回來,但就是這件事,拍著桌子站起來”。王石對幾位副總經理咆哮“一幫優秀的年輕人為了這份刊物嘔心瀝血,連續加班加點,為萬科掙得了巨大的榮譽和無形資產,你們身為老總,不但不支持,還說風涼話,我作為萬科的董事長、總經理,一定要在我職權范圍內給《萬科周刊》全力的支持”。

          事后回想,這一年之前,掛在王石身上唯一的標簽是“深圳地產商”,而這一年之后,他有了更多元化的身份:登山家,他一路攀登,直至登山珠穆朗瑪峰,這些也造就了王石與萬科的“名”。

          一位早年曾跟隨王石的下屬毫不客氣地評價說,對技術管理、專業什么的,王石都沒花什么工夫,在起初,甚至都不算什么有文化的人,但是他永遠都在汲取知識,他的家里、車里總會帶著書,他還有一個曾做過校長的司機時常給他買書。

          “每天都會看上幾個小時書,他每天都在生長”。

          王石懂得如何用自身的“名”去影響一個企業,一個團隊。他熱衷滑雪,每年參加黑龍江亞布力企業家論壇期間,他必定要上野道。中誠信集團董事長毛振華調侃,因為這是唯一一條雪友乘坐纜車時能看到的雪道,“他是一位行為藝術家”。

          2017年2月份,在亞布力論壇上,他脫掉西裝與襯衫,僅穿一件汗衫展示肌肉,興奮地招呼工作人員鋪上墊子他要現場翻個跟頭,要知道,數百名中國企業家和官員正端坐臺下。

          他總希望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20世紀80年代,深圳市政府是全國“摸石頭過河”中被要求走在最前面的“先遣兵”,而王石也在其中練就了極其敏銳的政治嗅覺。1986年10月15日,深圳市政府正式頒布了《深圳經濟特區國營企業股份化試點暫行規定》。1988年,萬科即一批完成股份制改造,公司正式改名“萬科”。

          在萬科33年歷程中,對其發展模式與路徑產生根本性作用的,莫過于股份制改造,作為一家充滿理想主義色彩的企業,其所有的悲欣、榮辱,全系于股份制改造。

          王石此時終于得以在萬科“當家作主”,但他“風輕云淡”地放棄了自己和高管團隊能夠獲得10%股權。在自己所著的《道路與夢想》一書中,他解釋三點緣由中有兩點為“名”:社會價值取向,名利不可兼得;討厭暴發戶形象。

          名和利之間只能選擇一項,或默不作聲地賺錢,或兩袖清風實現一番事業,王石稱自己選擇了后者。

          “少年時代讀雨果、巴爾扎克、狄更斯、莎士比亞的作品,反感暴發戶,當發現自己可能成為這一類人時,自然采取回避”,王石說自己不想做“暴發戶”,這是一個從較低的社會和經濟地位,突然變得富有和有權勢的群體。

          但是,那些老部下也有對其這一決定至今無法理解的。

          一位萬科原高管說,即使是貼近的人,直至今日王石也沒有告知他更多的想法,“我每次跟他一提這個,他就岔開話題,回避?!彼y,王石是希望通過股權、利益的犧牲和付出換取一個在中國社會做事更大的自由度,“我覺得這恐怕是他的想法,因為他是經過巨大起落的人,他對風險的認識很強烈”。

          “斗爭”權術

          “我在醞釀董事會換屆時,已決定不再作為萬科董事被提名。從當初我們放棄股權的那一刻起,萬科就走上了混合所有制道路,成為一個集體的作品,成為我們共同的驕傲?!?/p>

          若無意外,王石在下一屆董事會中將就此出局。

          王石好斗、且不勝不休?!皻夂苤?,斗氣很強”,林少洲說。

          在一位企業家最近的朋友圈中,對一篇《人生也有死胡同》的文章,王石留言“我是蜜蜂型的,認死理,即使此路不通,仍認為只是暫時不通,耐心等待而不是倒轉頭”。

          彼時,劇情起伏的萬科股權之爭已持續近兩年,局勢漸趨明朗。

          “歷史上跟王石做斗爭的人好像都沒贏過,真的不止是一次?!币晃辉c王石有過小“斗爭”的企業界人士說。

          一位王石的老部下回憶,在萬科內部的務虛會上,部下可以對王石提意見?!捌鋵嵨覀冞@些人,有時候他提了一個什么東西之后,我們會給他一個延展和補充,結果他每次都會覺得你在挑戰他,他那時候會覺得你在挑戰他,他就想要給你駁倒?!?/p>

          “每次都是斗爭思維,他不習慣這種和諧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求同存異的,不是你征服我,就是我征服你”,他說。

          2000年,王石在辭任萬科總經理,2006年后,他將更多的精力放在環保、登山、慈善等事務上,2011年索性在美游學兩年。

          2015年年底,他突然出面將萬科股權之爭推向輿論焦點之下。2015年12月17日晚間,他在萬科北京公司發表了一場內部講話,他陳述了自己與“寶能系”掌舵者姚振華一次原本私密的深夜會面,他描述稱自己當面告知對方“你的信用不夠”,“萬科的管理團隊不歡迎你這樣的人當我們的大股東”。

          這種僵硬、不留情面的反擊一度被外界視作萬科這場危機的導火索

          在整個2016年,王石與整個萬科都在不確切中前行。王石郁亮等整個董事會甚至面臨被全部罷免的威脅,郁亮無不感性直言“感到有心無力”。

          這可能是34歲的萬科發展史中最艱難的一年。但王石似乎決不妥協,在一年中,即使是手中并無籌碼時,他亦并不打算妥協。

          馮侖說,我覺得這是他的力量和可貴的地方,“確實我也在想這個事情,比如我們倆聊的多一點,他非常清晰未來的價值觀,立場和原則,這是他一貫做事情的基點,非常堅定,而且我覺得也是讓人欽佩的地方”。

          2017年3月末,屆時持續已逾兩年的“萬科股權之爭”一事初有落定,而最大的懸念是66歲的王石會否將繼續留任董事長,亦或就此退休。

          在過去的幾個月中,騰訊財經尋訪了多位對其熟悉的前職員、同行和企業界好友,而他們幾乎一致認為,王石將不會放棄繼續擔任董事長的努力。

          在王石的“斗爭史”中,這不第一次,但可能是最后一次。

          關鍵詞閱讀:萬科王石 王石退休
          產業話題
          行業最新播報
          工業園推薦
          關于我們| 求租求購| 用戶協議| 免責聲明| 網站地圖| 招商服務| 聯系我們
          ? 2004-2014 阿力士招商網版權所有 阿力士招商網ICP經營許可證:粵B2-20080214 粵ICP備06127393號-1
          如果沒找到合適的廠房您還可以
          咨詢熱線 020-34803888
          三分时时彩